频道

新闻内容

什么仇什么怨?白沙一女子被老公打回娘家竟还被追上门割脖砍伤
椰网 丁铭 2019-07-17 08:56

    今年33岁的符某美原本是一位美丽而贤惠的女子,家人和朋友都亲切地叫她“美”。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好女子,却在白沙的娘家被自己的“老公”郑某拳追上门砍伤脖子和手。

    7月16日中午,畏罪逃到白沙深山老林躲了4天的郑某拳,最终因为饿到崩溃,靠吃野果、喝山泉水度命,在家人的陪同下到白沙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下跪“老公”追到娘家砍伤“老婆”脖子和手

    7月9日晚上,家住澄迈县和岭农场的郑某拳,拎着摩托车帽子怒气冲冲地来到白沙牙叉镇营盘村委会坡类二队“老婆”的娘家,他一见“老婆”符某美就上前拉着她的手说:“跟我回去!”

    符某美见状连忙甩开他的手。

    郑某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丧着脸对符某美说:“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打你了,你跟我回去,我好好跟你过日子。”

    “你每次都莫名其妙地打我,我干嘛要跟你回去?我们还是早点离婚吧!”符某美指着郑某拳气愤地说。

    突然,郑某拳从地上跳了起来,抓住符某美的头发,随手抓起一把水泥刀就要砍符某美。符某美的家人见状立即拉开郑某拳。

    大家都劝郑某拳说:“你既然要想请美回去,就应该好好说话,怎么能动粗呢?”郑某拳立刻承认自己错了。

    第二天(7月10日)一早,郑某拳一会说好话,一会威胁符某美,希望符某美跟他一起回澄迈。符某美再次以害怕被打为由,拒绝了郑某拳的请求。

    为了解决符某美和郑某拳的矛盾,家人找来了村里的干部代表,希望帮忙调解一下。

    调解中,大家一致认为,郑某拳不应该经常赌博、不应该经常无缘无故地殴打符某美,如果他要请符某美回去,应该当着大家的面保证改掉恶习,郑某拳拉着脸一言不发。这时,符某美转身去了厕所。

    “我刚刚到厕所门口,他紧跟我的背后,发狂一样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摁倒在地,拿刀砍在我的脖子上,我用手抱住我的脖子,他一刀砍在我的手上。”病床上的符某美已经剃了光头,她僵硬着脖子,流着眼泪向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回忆说,郑某拳就像杀鸡一样,又用刀在她的脖子上来回的割,她痛得大声哭喊。鲜血很快染红了衣服和地面。

    听到符某美凄惨的叫声,村里的干部和符某美的家人连忙跑去拉开郑某拳,见地上流了很多血,符某美不省人事。郑某拳在混乱中逃到坡类二队的后山,不见了踪影。

    在家人和村干部的帮助下,符某美被送到白沙县人民医院救治。值班医生发现符某美像个血人一样,她的脖子有两条长约10厘米的伤口,符某美脖子上的肌肉被砍断,皮肤和皮神经被砍断,另外,她的手也被砍伤,两个膝盖也有挫伤,经过医院的紧急救治,符某美脱离了生命危险,目前正在康复治疗中。

    她成“老公”的出气筒曾被打断手

    为什么郑某拳要对自己的“老婆”符某美下此狠手呢?故事还要从两人结婚前后说起。

    2000年,16岁的符某美已经长成远近闻名的美女。在媒人的介绍下,她通过相亲认识了澄迈县和岭农场的郑某拳。郑某拳因为皮肤黝黑,被家人称为“老黑”。

    “当时,因为他长得太黑了,我本来看不上他,但媒人说,只要人黑心不黑,会过日子就行了。”符某美说,家里人也都劝说,能过日子就好了。

    在媒人的撮合下,年仅16岁的符某美和老黑在没有办理任何结婚证的情况下,同居“结婚”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皮肤黝黑,像老实人的男人,在她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就给了她长达16年的噩梦。

    “就在我生完第二个男孩后不久的一天,我‘老公’因为在外面打牌输了钱,回家就把气撒在我身上,打了我一顿。”符某美回忆说,从那以后,隔三差五,自己就会被爱赌博的“老公”找到理由狠狠地打一顿。

    符某美说:“他赌博输了钱、我买菜花了钱、我煮的菜咸淡不合他的口味、我割胶不好、不该顶撞他、他喝醉了酒等都是打我的理由。”

    符某美回忆说,有一次,她甚至被“老公”打断了手,为了防止她报警或救助于娘家,郑某拳没收了他的手机,撕毁了她的身份证。

    “他每次打我打得太狠了,我只好偷偷地跑回娘家,每一次,他总是跪在地上求我原谅她,等我跟他回去不久,又继续挨他打。”符某美对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说,她现在身上到处都是乌黑的伤疤,那些伤疤都是这个男人打的。

    符某美介绍说,她不是没想过要和这个爱打人的“老公”离婚,但她一想起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所以,她一次次地原谅了这个男人,一次次地老老实实地回去澄迈割胶。没想到,这个男人一次次变本加厉地伤害自己。这一次,她被砍伤以后,郑某拳的老爸找到医院,对她说,都怪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无论儿媳怎么选择,他都认儿媳做自己的女儿。

    据白沙黎族自治县公安局桥南派出所的韩成宝所长介绍,就在符某美被郑某拳砍伤的当天晚上,郑某拳逃下山买八宝粥,被村民发现,他们立刻发动当地的民兵和村民100多人进山搜捕,由于茅草太高、树林太深,不见郑某拳的下落。他们只能做郑某拳父亲的工作,希望郑某拳自首。

    他逃到白沙深山,躲了4天,饿到崩溃终投案

    2019年7月16日中午,逃到白沙深山老林躲了4天的郑某拳饿到崩溃,靠吃野果、喝山泉水度命,最终,他在家人的陪同下到白沙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郑某拳在投案自首时,向公安民警介绍说,7月10日,也就是案发当天5时许,因为岳父符某某喜欢喝酒,他就早早的起床陪岳父喝酒,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两个多小时后,已经有些醉意的他,参加了村里为他和“老婆”开设的调解会。

    在调解中,符某美提出离婚,这让郑某拳非常生气。他一想起符某美已经住在娘家一个多月不肯回家,他的火气就无法控制了。

    郑某拳说,今年农历五月初、端午节之前,符某美就因为和自己闹矛盾跑回娘家。不久,他亲自上门向“老婆”下跪认错,但“老婆”并没有跟他回澄迈。7月9日,他带着16岁的小儿子满怀希望地再次到岳父家请“老婆”回家,没想到“老婆”非但不同意回家,反而提出离婚,想到这,郑某拳彻底愤怒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随手抓起一把菜刀砍向符某美。

    对于自己的疯狂举动,郑某拳对办案民警解释说:“他砍人的时候,就像被魔鬼控制了,完全失去了理智、不知道轻重。”

    在砍伤“老婆”后,看到鲜血很快染红了衣服和地面,郑某拳的酒已经醒了七分。因为害怕自己被警察抓去坐牢,郑某拳迅速逃进位于白沙牙叉镇营盘村后的深山躲藏了起来。

    “我躲到山里的那天晚上,我饿的实在受不了,就悄悄地逃下山买了一瓶八宝粥,想顺便想打听一下我‘老婆’的伤情,没想到很快就被村民举报、被民警追赶。”郑某拳说,因为自己干了不该干的事,心虚害怕,为了躲避追捕,那天晚上,他一直不停地往深山老林里乱跑、乱钻。

    郑某拳还回忆说,4天来,他靠着喝山泉水、吃野果,在深山里躲了4天。因为没有吃饭,他感觉自己饿到前胸贴后背、头晕眼花,身体极度虚弱。

    半夜里,郑某拳经常被鸟叫声、动物的叫声惊醒。求生的欲望、悔恨的心一次次击打着他。

    昨天,郑某拳终于崩溃了,他硬着头皮,跌跌撞撞从山里出来,乘车回到了澄迈的家。

    今天上午,白沙黎族自治县公安局桥南派出所所长韩成宝、副所长李恒贵和民警在白沙黎族自治县公安局芙蓉田派出所所长徐应育的帮助下,前往澄迈县和岭农场给郑某拳的父亲做思想工作,让其劝儿子投案。

    今天中午,郑某拳在其父亲的陪同下,来到白沙黎族自治县公安局桥南派出所自首。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 海南在线微信号
    微信
  • 海南周末去哪儿
    微信
  • 走读海南微信号
    微信
查看更多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