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新闻内容

海口一员工随车押货车翻身亡 公司拒绝赔偿及协商
海南特区报 畅凯 2019-06-26 15:25

    邓明贵妻儿现场讨要说法

    6月19日,45岁的湖南籍男子邓明贵因车祸入院23天后,抢救无效死亡,截至目前,遗体仍冷藏在殡仪馆,无钱安葬。邓明贵生前受雇于海南一门达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门达公司),出事当晚随公司货车押送货物前往三亚的路上发生车祸,出事后,货车司机与一门达公司对邓明贵死亡赔偿一事躲避、拖延,至今未达成协议。邓明贵妻子洪玉芳身患尿毒症,丈夫出事后来到海南,现与儿子一起为丈夫死亡赔偿一事四处奔走。

    昨日下午,海口市美兰区司法局灵山镇司法所介入协调,在现场,一门达公司两名负责人没有露面,仅让他们的妻子出面。

    焚香磕头

    20岁大学生在异乡为亡父奔走

    昨日上午,灵山镇多甫村口,20岁的邓洪哲从湖南来到海口,为亡父讨要说法。“没办法,家里现在就剩下我一个男人了,我不出面谁出面。”邓洪哲说,从父亲出事到现在,是父亲在海口的几名挚友接济着他和母亲。

    多甫村的工厂是一门达公司的加工处,在现场仍有集装箱组成的简易办公室。“我老公当时就在二楼办公。”洪玉芳说,丈夫在打工期间,她来过这里,一直记得路,所以现在带着孩子在这里为丈夫做“头七”。

    “今天是我丈夫的头七,磕头焚香,亡者才能真正安息。”洪玉芳说,但丈夫至今不能入土为安,遗体仍在殡仪馆冷藏。一旁的邓洪哲抱着香炉,面朝父亲曾经工作的厂房焚了三根香,跪在地上为父亲烧了纸钱。他说,希望父亲能及时入土为安。“这是我目前能做的,回报父亲把我养育成人。”邓洪哲说,下一步他要为父亲讨个说法,拿到赔偿金为母亲治疗。

    客死他乡

    为公司押货,车辆途中侧翻抢救无效死亡

    6月19日,45岁的邓明贵死了,在三亚市人民医院——距离湖南省衡山县上千公里的地方。早年,邓明贵来到海南工作,2018年4月份之前在物流公司任职。“那个时候没有这么累,他是在老乡的央求下来到现在的公司。”洪玉芳说。

    根据一门达公司出具的邓明贵的工资表,邓明贵2018年4月15日入职该公司,除了春节回家探亲的月份外,其他月份邓明贵的出勤率都在27天到30天之间,极个别月份出勤时间在22天。洪玉芳称,丈夫这样拼命地工作,一方面为了妻子高昂的透析费用,另一方面是因为儿子即将毕业,正是用钱的时候。

    5月27日,一门达公司在三亚承包的工程急需防火门窗安装。洪玉芳称,丈夫凌晨2时30分许跟随公司租用的货车前往三亚送货。工资表显示,邓明贵于今年4月份调换了任职部门,从下料班换到了外装组。“换了部门,他就要随车押送货物,不然不会出事。”洪玉芳说,当天凌晨,车辆行驶至陵水路段时突然侧翻,坐在副驾驶的邓明贵受了重伤,被120送至三亚市人民医院急救,医院诊断为颈脊髓横断损伤,多器官功能障碍。5月27日入院、6月19日死亡,期间邓明贵未曾清醒过。

    “交警处理事故时让司机拿出3万元安葬费,但司机只拿了1万元就消失了。公司两名负责人在医院抢救时拿了14万元医疗费,但现在要安葬了,两人都不愿意出钱。”洪玉芳说,他丈夫为公司随车押送货物出事,属于工伤,且公司在丈夫工作期间一直不为他缴纳社保,死亡后还拒绝赔偿。

    躲避不见

    以没找到律师为由拒绝商谈赔偿事宜

    邓明贵死后,一门达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旭及另一名股东苏冰枝对此事采取了“避而不见”的处理方式。

    一名帮助洪玉芳母子的老乡告诉记者,邓明贵死后,老乡们看母子俩可怜,帮助他们与一门达公司协商赔偿事宜,肖旭和苏冰枝开始答应得非常好,约好6月24日双方协商,他们还让邓明贵家属拿出赔偿方案。“既然他们提出来了,我就咨询了律师,把赔偿方案一条一条写下来,都是有法律依据的赔偿范围,就等着和对方协商,结果当天他们根本就不出现。”老乡说。

    昨日上午,洪玉芳带着儿子邓洪哲来到工厂,现场已经有机器搬离的迹象。洪玉芳打听到,其中一名负责人以公事为由连夜离开了海南。法定代表人肖旭仍未露面,其妻子当着记者的面表示,肖旭会回来处理相关事宜。

    昨日中午,灵山镇一名副镇长通知双方前往镇司法所协商。昨日下午,洪玉芳告诉记者,一门达公司两名负责人仍然不露面,出现在现场的是两人的妻子,“她们表示不能做主,称找不到律师咨询此事,无法协商。”

    灵山镇司法所仍在积极就此事进行沟通,进展如何,本报将继续关注。

  • 海南在线微信号
    微信
  • 海南周末去哪儿
    微信
  • 走读海南微信号
    微信
查看更多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