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海口部分乡村小学招不到学生 咋办? 可用教育共享提升教学质量
南国都市报 敖坤 贺立樊 2017-09-04 08:44

    乡村小学的“别样姿态”

    招不到学生的尴尬

    9月1日,海口市中小学迎来了开学。从海口市区到偏远乡村,孩子们拿着同样的课本,带着同样的笑容,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

    可讲台上,老师们的心境却不一样,校长们的心境更不一样。这份心境背后有无奈、有尴尬、也有喜悦……

    连日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了海口多所偏远乡村小学,审视这个开学季,教师们的复杂心境,这份心境或许能呈现出乡村小学发展面临的窘境。

    一个极端

    龙头小学

    四个年级只有5名学生

    9月1日,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小时,苏文富已经骑着摩托车,把儿子苏晓虎送到了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龙头小学。15分钟后,这位来自四川的小男孩,等来了唯一的同班同学王肖菲。

    龙头小学共开设四个年级,学生却只有5名。冷清的校园,安静得就像山谷里的一片树林。

    今年7月,龙头小学老校长李光迅退休,57岁的吴小儒从西秀小学来到这里,接替学校负责人的工作。今年没有开设五、六年级,因为没有招到学生。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只有5名学生,二年级的苏晓虎幸运地收获了一位同班同学。去年负责六年级语文的老师吴清云,送走了两位毕业生后,今年没有机会再带毕业班。开学第一天,他坐在校园一角的树下翻着手机。“我以前教过90多人的班级,改作业改到手酸,那时根本想不到,我的课堂会变得只有1名学生。”

    课间休息时,苏晓虎和王肖菲在黑板前打闹,比赛画画。二楼的四年级教室里,付豪独自坐在课桌前,认真抄写着语文词汇。他近乎奢侈地享受一整间教室,让成年人回味的同窗时光,没有发生在这间教室里。

    20年前,龙头小学也曾有过辉煌。

    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龙头小学一年级教室里,老师张卫青为唯一的学生郑垂福上课。

    那时的张卫青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全校400多名学生,20多位老师,十分热闹。”20年后,张卫青已经步入中年,而龙头小学却走入黄昏,“大概2006年之后,生源开始大量减少,从200人到100人,从100人到几十人。”到了今年,龙头小学只迎来一位一年级新生郑垂福。这让张卫青有些尴尬。她试图像20年前那样,绕着全班学生讲课。可是走了三四步之后,她又回到了郑垂福的面前。她只好弯下腰,半蹲在郑垂福的课桌旁,手指着书本讲课。

    而如果苏文富没有选择离开广州,王肖菲将可能失去唯一的同班同学。

    “我是在水泥砖厂工作的,条件限制,砖厂都在远离城镇的郊外,半个月前才从广州来到海口。”苏文富把小儿子苏晓虎带在身边,符合就近入学的条件,苏晓虎来到了龙头小学。

    “这里安静,孩子等于是一对一教学。”苏文富的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

    另一位外来务工子女是付豪。他们一家来自河北,嫌市区房租贵,一家人租在村子里,因此在龙头小学读书。付豪在龙头小学读了4年,语文老师陈施安很看好他,“性格稳重、认真,老师上午布置的作业,他下午就能交上来。”

    三年级老师符策锐则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学生强强(化名),他有智力障碍,只有在妈妈的陪伴下才能安稳坐在教室里。最多坐不到20分钟,强强就闹着出教室。

    “做老师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一批批学生毕业、学有所成。”吴小儒坦言,在龙头小学,这个愿望很难实现。

    西秀镇另一个教学点荣山寮小学,今年招生同样不足10人,学生大多去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其中西秀小学今年有学生300多人。校方认为,生源的流失和增多,与城市发展密不可分。学生们都进城了,乡村小学也就没落了。

    一种尴尬

    墨桥小学

    18名一年级适龄儿童一个都没来

    9月1日,距离海口50公里的红旗镇墨桥小学,没有热闹的开学仪式,偌大的校园只有打扫卫生流下的汗水和冷清。

    7月26日,南国都市报关注了墨桥小学的尴尬:校园越来越美,可学生却越来越少。如今开学了,尴尬依旧。校长符策斌有些懊恼,暑假期间走访了18个一年级适龄儿童家庭,可开学了,一个也没来……从教30余年的符策斌也难受,他不想学校就这样衰落,更不想被人叫“最后的校长”。内心深处的无力感,让他彷徨无措。

    墨桥小学今年一年级仅招收2人,与二年级3人一起,在一间教室上课。

    一年级只招到两名新生

    8月31日,报名的时间。符策斌坐在学校的办公室里,拿着上学期家长会时记下的学生家长电话,挨个拨打。

    “你去中心学校吗?来报名啊?”符策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黝黑的脸颊,一点点滑下,心里着急,以至于开口第一句就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害怕。

    “晚点就来了。”电话里的这句答复,让符策斌心里踏实了很多,态度也转变了,“那就好,赶紧来,我等你。”

    “南国都市报报道刊发后,从琼山区教育局到红旗中心学校,大家都很重视。”符策斌说,“暑假期间,我们把所有老师叫回来,挨个村走,去做家访,邀请学生们来我们学校……”

    墨桥村委会下辖26个自然村,近5000人。他们发现,今年可上一年级的学生共计18人。符策斌将他们的电话一一记下,还告诉他们,学校就要派年轻老师来了。回到学校,符策斌特意拿红纸写了一个“温馨提示”贴在学校门口:“今年秋季开学,海南省乡村发展促进会,将选派2名年轻大专师范毕业生到我校任教……”

    30日,没人报名;31日,符策斌只得挨个打电话,“打通了,人家都说不来了,要去中心学校,去三门坡、去府城……”

    最终,18个家访到的学生,一个也没来。不过,有2名以前在学校待过一个月的学生来了,他们成了今年墨桥小学一年级唯一的2名学生。9月1日,学校正式开学,今年学生人数共计35人。

    我不想当最后的校长

    开学的第一天,给学生们发完课本,符策斌便将所有老师召集到了一起。两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新老师肖朝蓉、冯丽贞来了。

    见到她们,符策斌脸上才有了一点笑容。

    肖朝蓉学的是化工,记者开玩笑,“你在这里没法发挥啊?”符策斌忙说:“教数学肯定行。”

    冯丽贞的专业是美术。符策斌问:“音乐课也能上吧?”冯丽贞点点头。符策斌高兴说:“这下我们要开兴趣班,孩子们一定喜欢。”

    说起教学,符策斌的脸上又罩上了愁云,“今年,我们必须规范教师管理,迟到的、早操不来的、不认真备课的,都要扣钱……”

    符策斌的声音时高时低,说到扣钱时,几乎是喊出来的。老师们认真听着,一声不吭。

    “今天开学压力很大。学生减少,我的心里也感到凄凉,也只能这么办了。”符策斌很是无奈。他不知道这个方案能否“挽救危局”。

    临末,符策斌说出了心声,“要是这个学校在我手上倒闭了,我成了墨桥小学50年办学历史上最后的校长,我脸上也无光啊。”

上一页 | 1 2 3 | 下一页
  • 海南在线微信号
    微信
  • 海南在线微博
    微博
  • 走读海南微信号
    微信
查看本文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