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新闻内容

美国新冠疑云 世界需要答案
新华网 2020-05-14 09:42

    在2020年这场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中,美国已有超过百万人感染,数万美国人病亡,美国成为全球新冠确诊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美国《大西洋》月刊刊文中甚至出现这样的哀叹:“美国人每天早上醒来后都会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

    为什么拥有领先医疗资源、技术和人才的美国,在有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及时预警的情况下,却在不到百天内报告的确诊病例数从1增至100万以上?疫情在美国发展的时间线真的搞清楚了吗?为什么还有众多谜题待解?为什么世界主流科学家认为病毒来源于自然界,而美国政府却罔顾事实一味推销阴谋论?

    时光无法倒流,但时间的碎片可以一一拾起、拼接。重重疑云之下,美国人需要真相,世界需要答案。

    “零号病人”还能找到吗?

    3月27日,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重启工作。但该研究所此前突然封闭的疑云并没有因此消散。

    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要求暂停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理由是“没有足够有效的系统来净化从这个最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排出的废水”。但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其他信息。

    而人们已知的是,这一实验室曾多次发生安全事故。今年3月,美国一些民众自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请愿,要求政府公布去年突然叫停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研究工作的真正原因,解释有关该实验室的大量新闻报道被删除的真相,并澄清实验室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只是美国新冠疫情疑云的冰山一角。单看美国迄今公开的疫情时间线,有太多令人费解之处:美国是目前唯一确诊病例超百万的国家,跟其他国家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为何美国疫情如此严重?

    美国官方数据显示,美国1月21日报告首例新冠病例,2月29日报告首例新冠死亡病例。

    然而,美国媒体5月5日披露,佛罗里达州1月份已经出现确诊患者,而且感染的171人中没有一人曾前往中国。

    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4月21日公布的尸检报告显示,美国最早一例新冠死亡病例出现在2月6日,比联邦政府公布的首例死亡病例早了20多天。

    圣克拉拉县卫生局局长莎拉·科迪说,当地尸检报告表明,新冠病毒在1月甚至更早就开始在加州社区传播。当地官员还称,加州最早的感染病例可能出现在去年12月。

    4月30日,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梅尔哈姆透露,自己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他认为自己在去年11月感染病毒,但当时被认为是“流感”。

    由于新冠疫情与秋冬季的流感疫情有重合,生物学领域著名研究机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专家埃里克·托波尔质疑:“究竟有多少人被误认为流感或肺炎患者,而实际是新冠病毒感染者?”

    据美国疾控中心估计,从去年10月到今年4月初,美国可能有3900万至5600万人感染流感,其中2.4万至6万人死亡。

    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3月11日出席国会众议院听证会时,在议员追问下承认,美国可能有新冠死亡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死亡病例。

    越来越多的信息浮出水面,自然而然会让人追问:新冠病毒到底何时在美国出现?美国死于新冠病毒的真实人数又是多少?

    一些专家的模型测算表明,美国真实的确诊、死亡病例数字可能更大。然而,美国官方至今没有全面、及时、准确地公布疫情数据。

    在众多未解谜团和美国官方一贯的讳莫如深中,鲜活的生命仍在一天天凋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北京时间13日7时40分,美国确诊病例升至1367491例,死亡病例达82227例。

    有多少疫情信息被隐瞒?

    5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说,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将逐步结束工作,随后可能设立新的工作组着手恢复受疫情打击的经济。领导这一工作组的副总统彭斯也说,可能5月底或6月初向政府机构移交工作组的工作,因为美国疫情走势显现“积极”迹象。

    讽刺的是,眼下新冠病毒已超过心脏病成为美国排名第一的死因,因新冠病毒丧生的美国人数量超过了死于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美国人的总数。

    在美国舆论一片哗然和质疑中,仅过了一天,白宫就改口:工作组将继续存在,但会改变重点。

    《纽约时报》评论说,白宫解散工作组的计划表现出了它特有的混乱。

    事实上,面对这次疫情,美国本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早在1月初,中国就定期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举措,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也只有1例。世卫组织1月31日就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最高级别预警,美国情报机构1月和2月也在为总统特朗普准备的十几份机密简报中就新冠病毒反复发出警告。

    然而,白宫在两个月时间里持续淡化疫情威胁,直到3月初,依然告知公众“风险非常低”。而当3月13日特朗普终于宣布全美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时,美国各地都已出现疫情暴发迹象。最终,美国确诊病例从1到100万只用了不到100天。

    美国《大西洋》月刊指出,2020年的美国以一场严重和深远的溃败震惊了自己。

    人们有权知道:中国向世界各国发出的警告是同样的,信号是清晰的,为什么有的国家做出了足够反应,进行了及时干预,而美国却让疫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在这100天时间里,美国政府到底做了什么?美国政府为何对疫情一再改口、自相矛盾?

    人们有权知道:早在1月初,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已收到分别来自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防情报局下属国家医学情报中心的报告,预测新冠疫情将蔓延至美国并可能发展成“全球大流行”,为什么美国政界人士起初想尽办法对病毒威胁轻描淡写,拖延“封城”决策,用“一切都在掌控中”的说法蒙蔽公众?

    人们有权知道:美国多个养老院接连上演聚集性感染悲剧,但众多家属却长时间对相关情况一无所知,为何官方不及时报告病例,甚至推迟公布死亡人数?

    人们有权知道:为什么美国多名参议员利用职务之便提前了解到疫情严重程度后,不是第一时间对公众预警,而是迅速抛售自己手中股票?这些权贵又为何至今没有被追责?

    人们有权知道:白宫为何限制抗疫官员同美国国会的接触,拒绝让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出席众议院听证会,解雇不合总统心意的新冠疫苗研究专家?

    人们还有权知道:成千上万美国人正在死去,拉美裔、非洲裔感染率和病亡率居高不下,更多美国人面临财务崩溃、生活陷入困境,底层民众没钱治疗甚至只能“等死”,为何美国政府还宣称,即便死10万人也代表防疫工作“做得好”?

    《纽约时报》一篇专栏文章这样总结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传播不良信息,播撒虚假希望,重新编造历史,重新幻想科学,喋喋不休地谈论所谓英雄主义,猛烈攻击任何质疑的人,没有领导力,没有共情……

    美国舆论认为,在一些美国政客眼中,死亡人数与选举政治所依赖的经济数据相比,无足轻重。

    美国华盛顿大学亨利·杰克逊国际问题研究学院副教授斯科特·拉尼茨撰文说,在高度互联互通的时代,人们可以接触到比以往更多的新信息,但同时也更容易受到操控。用虚假和有害的信息影响舆论,能使美国民众更难以搞清真相和向政客问责。

    美国为全球抗疫做了什么?

    疫情暴发初期,有美国政客算计的是“疫情有利于制造业回归美国”;疫情开始在多国蔓延后,美国政客想到的是落井下石,追加对伊朗制裁,并试图用取消制裁换取“颠覆委内瑞拉政府”;疫情在盟国愈演愈烈之时,美方却截留一些盟友订购的防疫物资,甚至想花重金争夺一家德企新冠病毒疫苗的专有权……

    人们要问:美国和各国人员往来频密,现在成为世界疫情的最大暴发地,如果美国控制不住,给世界带来第二波重大疫情,这笔账要怎么算?加拿大调查发现本国早期疫情最大来源是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也纷纷表示海外输入病例大多数来自美国,美国是不是该为扩散疫情道歉?

    人们要问:美国加速遣返来自拉美的非法移民,却不对他们进行病毒检测,单是危地马拉一国3月以来就有多架载有被遣返非法移民的航班上出现新冠确诊病例,航班上确诊人员平均占比约为50%。美国是不是该被这些国家追责、索赔?

    人们还要问:在全球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对协调国际抗疫行动的世卫组织停缴会费,损害全球抗击疫情、挽救生命的努力,严重干扰和破坏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美国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一个解释?

    《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说,特朗普政府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断供世卫组织并对世卫组织提出无根据的指控,已经伤害美国政府的诚信,是违反人道的罪行。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安妮·克鲁格指出,美国政府实际上是在对人类健康发动战争。

  • 海南在线微信号
    微信
  • 海南周末去哪儿
    微信
  • 走读海南微信号
    微信
查看更多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