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新闻内容

“梵谷里”海南探路 万宁水沟村共享农庄打造古屋民宿
海南日报 袁宇 2018-07-30 08:10

 “梵谷里”模式海南探路

 将在共享农庄里改造出“古屋博物馆式”精品民宿

 文\图海南日报记者袁宇

 编者按:

 省政府印发《关于以发展共享农庄为抓手建设美丽乡村的指导意见》已经一年,“共享农庄”也成为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的有机结合,为全域旅游增添新活力的同时也衍生出一些旅游新产品,特色民宿算其中之一。

 一个普通乡村该如何打造成有特色的共享农庄,海南普通的民居又该如何改造成吸引人的民宿?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成都分院艺术乡建研究中心主任黄治斌和他的团队,带着他们在成都、重庆等地获得成功的“梵谷里”模式,落地万宁市东澳镇水沟村。这种模式能否在海南开花,我们拭目以待。

 

 

 万宁水沟村。

 

 在万宁市东澳镇水沟村水沟岭山脚,保存着一片明清古屋群。古屋通常有一间正房,四间偏房,与两三间偏屋围成一个院落,院落内一口水井井水香甜,这是水沟村先民生活、学习的地方。

 “一间间古屋里,一位位先民‘头悬梁、锥刺股’,或许闻鸡而起、日落不息,勤思苦学最终金榜题名。”今年初,第一次来到水沟村的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成都分院艺术乡建研究中心主任黄治斌对这片古屋一见倾心。

 在黄治斌参与设计的水沟村书房岭共享农庄项目中,百年古屋群将被开发成能“讲故事”的精品民宿聚落。“通过挖掘一间间古屋的故事,发掘文化、艺术与生活之间的关系,让它成为一座明清乡居博物馆,成为让游客有所得的‘黄金屋’。”7月底,又一次来到水沟村的黄治斌说。

 黄治斌与“梵谷里”

 构建独特文化形态的乐活美学经济体

 说起黄治斌,就不得不说到“梵谷里”。

 “梵谷里”是黄治斌2016年底在成都市锦江区三圣乡创建的文创文旅品牌,项目依托1个美术馆,利用16处院落,发展成集餐饮、民宿、书店、手工、啤酒馆、亲子项目等业态于一体的“创意生活产业微村落”。

 “很早之前,三圣乡只是成都人周末市郊游的配套,游客过去吃吃喝喝,打打麻将过周末。”黄治斌说,那时三圣乡内有大大小小400余家农家乐,承载成都市区居民周末的休闲娱乐需求,“这种模式下,三圣乡一直存在客房单价较低、消费层级不高的问题,夜经济基本为零,过度依赖周末经济。”

 后来,三圣乡从“农家乐”向“艺家乐”转型,通过引入艺术作品等,吸引一些网红餐厅入驻,逐渐成为一个颇具文艺范的消费目的地。

 在黄治斌看来,将艺术介入乡建,不是简单的挂几幅字或赋几首诗词这么浅显。在“梵谷里”,建筑形态非常现代,非常摩登。大面积的红砖、玻璃和钢构,整面墙壁的梵高绘画元素,穿来穿去的架空长廊,向日葵作为重要景观符号频繁出现。

 “‘梵谷里’以‘红砖美术馆’为依托,并继续放大‘红砖’元素,以艺术为媒,把摩登的气息带入其中。”黄治斌说,“梵谷里”中没有使用传统的川西民居、坝子或林盘等元素,“因为在成都,最不缺的就是这些风格特征。在‘梵谷里’,我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实现产品差异化,并通过差异化把内容做丰富,形成项目可以依托的基础。”

 为此,在结合“红砖美术馆”的资源规划下,“梵谷里”被定位为“创意生活产业微村落”,一个主营“文创品牌加速器”的乡建项目,两者互为呼应,相互支持,并放大各自的价值。

 而三圣乡里数百家农家乐、艺家乐,又与“梵谷里”相互补充,赋予了外来游客足够多的选择性,让游客能够进可至成都市区,退可至“梵谷里”,满足游客无论是呆几天还是呆一段时间的吃喝玩娱购的需求。

 “我希望‘梵谷里’能成为一个同类人及社群的社交场。”黄治斌说,构建“梵谷里人”群体,去承载具有独特文化形态的乐活美学经济体,则是“梵谷里”更深层次的追求。

 如今,“梵谷里”已经成为一个知名文创文旅品牌,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农民获益”为主张,帮助政府建设区域性文旅文创大IP,以“美术馆+微村落”“微村落+书院酒店”“产业园+文创中心”等分散式文创文旅产业组成综合体,帮助村集体完成从资产管理到资产运营的转变,惠农、兴业、成景。

 

 

 

 水沟村老建筑的一角。

 

 “梵谷里”的东澳模式

 围绕古屋民宿聚落,规划“博物馆+”新业态

 在成都、重庆、西昌、平武等地,“梵谷里”如一支生花妙笔,以品牌加速、乡村振兴、禅修归养、社区营造等主题,打造出一个个梦幻之境。

 “我们今年与万宁东澳镇签约,参与设计建设书房岭共享农庄与头雁定制共享农庄,打造‘梵谷里’的东澳模式。”黄治斌说,海南拥有极佳的生态环境,不仅景色怡人,更兼乡村民风淳朴,资源优势十分突出,“书房岭共享农庄所在的东澳镇水沟村就是这样一个水草丰茂、环境宜人的世外桃源。”

 令黄治斌及其团队一见倾心的,不仅是水沟村优美宜人的生态环境,更在于村内沉淀的厚重文化,以及村内小南山脚下保存完好的古屋群落。

 “村内古屋保存完好的有80余间,大都有百年以上历史,最老的近400年,很多古屋都有自己的故事。”水沟村村民陈进平说,他家祖屋建于清代康熙朝,祖上出了十余名贡生、秀才。

 在黄治斌看来,承载着厚重历史与人文气息的古屋,是水沟村最宝贵的资源。书房岭共享农庄项目首批将改造8间古屋作为样板间,并配套建设水沟村书房岭区域的文旅配套产品,包括古屋、半山木屋等精品民宿聚落以及生态种植园等体验区。“古屋开发将立足于保护的原则之上,同时我们还会指导村民改造闲置的房屋作为民宿,作为民宿聚落的补充,并帮助贫困村民引入投资伙伴合办民宿。”黄治斌说。

 此外,围绕古屋民宿聚落,黄治斌团队规划了一系列“博物馆+”的内容,包括“博物馆+书院”“博物馆+乡村美术馆”“博物馆+乡村创客流动工作站”“博物馆+传统工坊体验站”等,甚至还计划引入“博物馆+社区剧场”等新业态。

 “社区剧场将由社区居民在导演、舞美等专业人士指导下,根据本地区传说、故事编写属于自己的剧目,让社区居民参与进来。”黄治斌说,社区居民与游客将在参与社区剧场的过程中,丰富文化生活,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向善向上的引导。

 “我们计划把书房岭共享农庄打造成东澳式的‘梵谷里’。”黄治斌透露,在这一模式中,以“古屋博物馆式”精品民宿聚落吸引游客的注意力仅是第一步,而书房岭共享农庄将成为这个模式的中坚力量,最终通过链接周边若干个共享农庄,构成一个超大型田园综合体,形成区域服务型经济。

 共享农庄不应该“孤单”

 作好共享农庄辐射区域规划,链接周边共享农庄

 “在海南,像水沟村这样的村落很多,因此系统性的开发极为重要。”黄治斌说,首先要摸清自己的家底,再从大局上进行规划设计,“尤其是市、镇两级,一定要有全局性的规划考量,没有顶层设计,整个地区的发展就是不可持续的。”

 以万宁东澳镇水沟村书房岭共享农庄项目为例:水沟村由于农业体量小,在共享农庄建设中将邻近村小组的农地规划进来,引进专业的农业公司对农业板块的发展进行规划。

 “共享农庄不是孤立的,它更像是一个大平台,包含了投资板块、建设板块、运营板块等内容。”黄治斌说,书房岭共享农庄项目不仅包含了民宿、酒店、乐园、餐饮、农业园等业态,更跨越一二三产业,对周边资源进行再整合,“共享农庄辐射区域的规划尤其重要,数个共享农庄串联起来应能协调整个区域的资源,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海南当前已迎来新的重大历史机遇,海南拥有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资源,加上国家战略的倾斜,将带来大量资金。”黄治斌认为,这一时期,海南乡村建设应该坚持内容取胜,努力挖掘本地文化内容,注重发展差异化产品。

 在黄治斌看来,台湾民宿的发展,对海南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台湾很多小民宿非常注重内容建设,注重‘软服务’,主张与游客做朋友,这也值得海南学习,打造有人情味的民宿,与游客完成情感联系。”

  • 海南在线微信号
    微信
  • 海南周末去哪儿
    微信
  • 走读海南微信号
    微信
查看更多评论>>

【管理员提示】
·在发布信息时,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并尊重网上道德;
·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